2013年7月,應聯合國請求,中國首批赴馬裡維和警衛分隊在哈爾濱組建成立。分隊隊員是以沈陽軍區第16集團軍某團特戰營為主體抽組而成,這是我國首支派往海外的維和安全部隊。
  經過層層考核篩選,我也加入到這支由170人組成的光榮隊伍中。我們的任務是飛抵撒哈拉沙漠腹地的馬裡共和國北部加奧地區,為聯馬團東戰區司令部多功能軍事基地提供警戒防衛。
  2012年3月,馬裡突發軍事政變,北部大部分地區被極端宗教組織和恐怖勢力占領,馬裡政府後來收復了北部失地,但綁架殺人、炸彈襲擊、地雷設伏等恐怖活動在這裡從未停息,飽受戰火摧殘的馬裡人民對和平和安寧充滿了渴望。
  2013年6月27日,外交部新聞發言人華春瑩在例行記者會上宣佈,中國政府決定派遣170名官兵組成的警衛分隊,前往馬裡執行國際維和任務。
  出征前,我們這170名隊員進行了為期半年的封閉集訓,完成了從擒拿格鬥、攀登救援、反恐演練、查爆排爆,到法規常識和外語學習,以及耐高溫耐乾旱等針對性高強度訓練。聯合國副秘書長蘇和視察警衛分隊,看完官兵們的軍事技能展示,他用中文贊賞道:“這是我見過最棒的維和隊員,你們非常職業!紀律好,品行正,是一支值得信賴的部隊。”
  我們攜帶輕武器,恐怖分子卻有火箭炮
  去年12月5日,在飛越3大洲、9個國家之後,我們先遣分隊35人抵達馬裡。當踏出飛機艙門,一股熱浪就撲面而來。但更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是戰爭留下的痕跡,候機廳的牆上彈痕纍纍。機場負責人告訴我們:加奧機場曾發生激烈交火,現在民航班機取消,只起降聯馬團航班和軍用飛機。
  作為撒哈拉沙漠的大門, 加奧從恐怖分子手中解放出來還不到1年。我們的營區就在加奧市郊一個戰後廢棄的院子里,院內只有幾棟四處透風、滿是彈孔的破房子。
  分隊抵達駐地5小時後,野戰帳篷就全部搭建完畢。3天后,一個具備阻絕、掩護、監控功能於一體的防衛工事在中國營區建成。營區由地面監視雷達進行全時監控,配備的紅外網牆遇到情況就會自動報警。
  儘管在國內集訓時已經對馬裡的情況有了心理準備,但置身其中,其混亂狀況還是超出我們的想象。
  去年聖誕節,營區周圍居民放著音樂狂歡到深夜,我們大睜雙眼保持著高度警惕。清晨時分,兩聲巨響撕破了營區的寧靜。警報聲迅速拉響,哨兵急促呼叫:“A區1號哨位報告,我營區東南方位發生爆炸,請求支援。”
  “猛虎,迅速支援A區;野狼,掩護醫療分隊緊急疏散;獵豹,隨我機動;其餘按3號方案執行!”維和部隊指揮長張革強立即下達命令。
  1分30秒後,各組全副武裝部署到位,狙擊手、機槍手定點布控,子彈上膛。
  時間一點點流逝,並沒有出現新的情況。將近中午,爆炸得到核實:兩發火箭炮彈,一發未過尼日爾河,一發距我營區僅1公里,沒有任何組織宣稱對此負責。戰區司令部在通報中還強調,發現此次襲擊事件中有疑似“平民”協助。
  馬裡政府官員杜爾女士告訴我們,僅在加奧就有500名恐怖分子混雜在平民中。這些恐怖分子放下槍就是“平民”,拿起槍就是嗜血的惡魔。當地人以部族聚居,對於初來乍到的我們來說,很難辨別誰是恐怖分子、誰是平民。
  其實,即使辨別出恐怖分子,我們也不能隨意擊斃。因為維和部隊必須堅持中立原則,我們所攜帶的輕武器主要用於自衛,或是在安理會授權條件下最低限度使用武力。
  恐怖分子在暗處,我們在明處;我們攜帶自衛輕武器,而從恐怖分子手中,卻搜繳出大量火箭炮、導彈、榴彈炮和炸葯,這就是我們面臨的嚴酷現實。
  午飯過後,大家都抓緊時間補覺,以儘快恢復體力。傍晚,又一份通報下達:據研判,一周之內還將發生針對聯馬團的恐怖襲擊。
  過硬的安保措施讓我們繞過了鬼門關
  今年1月16日,本隊135人抵達,至此警衛分隊170人全部部署到位。大部隊的到來,讓我們這些先遣官兵很高興,更高興的是馬裡老百姓。在營區附近居住的村民杜黑告訴我們:“你們在這兒,我們感到非常安全,睡覺也踏實了。”
  聯馬團官員也十分看重中國維和部隊。聯馬團東部戰區司令桑比曾說:“你們有效阻止了分裂勢力武力破壞選舉活動的計劃。沒有聯馬團,沒有中國警衛,議會大選很難順利進行。中國警衛是戰區王牌。”
  從戰區司令部到加奧機場的直線距離只有5公里,但這卻是一段讓人膽戰心驚的路。馬路邊是潛伏著危險的灌木叢,遠處是一望無際的沙漠,路上彈坑密佈。每次執行護送任務,分隊快反排長劉曉輝都會提前勘察路線,但很難摸透他的護送規律。因為走的路線往往不是勘察的那一條,走到半路他會突然又換成另外一條路。
  “沒有規律才是最安全的。”劉曉輝意味深長地說。
  有一次我們執行護送裝備核查官任務。根據事先對恐怖分子襲擊規律預判,機場路方向極有可能是設伏區。出發後,我們向機場反方向開進,穿過加奧市區,曲線趕到了機場。
  一路上,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警惕地觀察灌木枝是否有破壞痕跡、沙丘上的車轍是否錯亂、路面是否有翻新的沙土等。車隊最終準時安全抵達機場。
  第二天,戰區通報:昨天機場路附近,發現兩枚與兩個不同型號手機聯接的122毫米榴彈。這個消息讓我不寒而慄,過硬的安保素養讓我們繞過了鬼門關。
  子彈在午夜上膛
  去年12月14日,我們接到通報,“明日大選,或有大亂”。分隊警戒級別升為紅色,這是最高級別警戒。晚上10點至凌晨1點,是我和軍醫趙軍的巡邏時間。
  執行任務前,我穿好防彈衣,將子彈一粒粒壓進彈匣。
  我們巡查了各哨位,哨兵警惕性都很高。可沒想到,剛巡邏完一圈,就聽見紅外網牆報警,緊接著對講機里傳來呼叫:“B區3號哨位報告,營區西南角發現不明身份人員,口頭警告和拉槍栓示警後,向營區東側逃竄,請求搜剿。”
  我們立即緊張起來,拉好槍栓,子彈上膛。按照要求,平時我們槍內子彈不上膛,但出征前千百次的訓練,使我們每個人都能按照聯馬團武力使用原則,在3到5秒內,完成口頭警告、拉槍栓示警、鳴槍示警、射擊非致命部位、擊斃5個步驟。
  分隊張革強指揮長立即指揮快反力量,按預案對營區進行地毯式搜索。營區西側距居民區較近,是搜索的重點部位。作戰參謀孫寶瑋用特戰手語指揮,迅速形成包圍,並逐步縮小包圍圈。
  一個小時後,兩名可疑人員被驅離。大家鬆了一口氣,我這才發現,厚重的防彈衣內,迷彩服已經被汗水濕透。
  “你們是最專業、最高效、最負責的警衛部隊”
  2月1日,戰區司令部的防衛任務正式從尼日爾營手中傳給我們。部署會上,作戰組長楊志峰建議:在戰區司令部也要建設中國標準的防衛設施,而且必須在接防前建設完畢。
  大年三十接到命令,初二就要接防。48小時內,中國維和官兵用雙手創造了又一個“中國速度”。
  當中國警衛正式走上戰位時,一個完備的防衛體系展現在世人面前。聯馬團安全官侯賽說:“太不可思議了。你們是我見過的最專業、最高效、最負責的警衛部隊。”
  儘管防衛設施先進,官兵們仍然不敢有絲毫鬆懈。每天都有大量人員、車輛進出戰區司令部,他們中有軍方人員、民事人員,也有老百姓,稍不慎,就可能混進恐怖分子。幾個月來,基達爾、梅納卡等地發生的恐怖襲擊事件表明,正規的軍裝、熱情的笑容、合法的ID卡和車牌號都會是偽裝,這背後說不定就隱藏著恐怖陰謀。
  2月15日,正在哨位警戒的二排長王洋發現司令部西側200米處,有可疑人員正在對戰區司令部進行偵察記錄。他不動聲色地將情況寫在紙條上,命令哨兵迅速交至司令部安全部門。
  幾名民事安全官悄悄靠近,很快將可疑分子抓獲。經審訊,他正在為恐怖分子偵察司令部兵力部署、哨位設置和坐標方位。
  中國警衛的專業素養和負責態度贏得了外軍的尊敬,出入營門的聯馬團官員和外國友軍經常豎起大拇指作為和我們打招呼的獨特方式。2月17日,戰區司令部還請求中國維和部隊為任務區維和友軍演示應急處突。
  (作者為中國首批赴馬裡維和警衛分隊政工幹事,上尉)  (原標題:親歷馬裡維和)
創作者介紹

升市

rx69rxtg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