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報首席記外接式硬碟者 劉木木
  黑龍江青岡攝好房網影報道
  核心提示
  當地人稱,由於送進福mSATA利院的院民大多無依無靠,所以他們在院內的遭遇鮮為人知。
  段氏兄弟為了支付老年公寓的費用,以房屋買賣5千元的價格變賣了老房,不料卻遇上了慘劇。
  7月22日,黑龍江省綏化市青岡縣禎祥福利院,4名老人被院民王忠相繼割去睾丸。當地警方初步認定,王忠是智障,系記憶體發泄不滿,酒後作案。
  案發後,福利院院長蘇占海在福利院自殺,被緊急送往當地的鎮衛生院搶救。護理工葉淑榮因“負有主要責任”被當地官方宣佈“辭退”,但56歲的葉淑榮在家中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她仍在福利院工作,暫未辭退,“說是找不到人”。
  這已是黑龍江省最近一年內所發生第二起農村養老院慘劇,農村養老的現實困境再次擺在公眾面前。
  護工反映工作苦、工資低
  不少青岡當地的受訪者說,禎祥福利院慘劇,讓他們都抬不起頭。
  禎祥福利院位於當地第一大鎮禎祥鎮團結村,距青岡縣城約60公里。當地人介紹,該福利院已存在了10多年,住在這裡的多為來自各鄉鎮的五保戶、低保戶。
  該院有113名院民,80%為智障人士,4名受害者皆為失能人員。此外,這裡也收留大街上的流浪漢。
  案發後,福利院院長、三名副院長遭集體免職,其中,院長蘇占海、副院長楊海、宋國臣被立案調查。
  護理工葉淑榮是此案的第一目擊者,因“負有主要責任”被辭退。此前禎祥福利院只有4名護工,全部來自團結村,案發後福利院又在當地新招了幾名護工。護工反映,她們工作辛苦、工資低。
  7月31日傍晚,56歲的葉淑榮在家中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她仍在福利院工作,“說是找不到人”。她是去年元旦進福利院工作的,主要負責照顧東區A棟的36名院民。她說,這36名院民是整個福利院“最埋汰的”,其中10人左右長期癱瘓,她乾的是整個福利院最臟最累的活。她稱,A區一個房間住5人,顯得非常擁擠。
  葉淑榮的工資為900元每月,三個月前漲到1000元,工作時間為每天早上7點至11點、下午的1點至5點,“拖拖地,縫縫補補,洗洗曬曬,一周洗一次衣服。”
  福利院院民大多無依無靠
  疑犯王忠的生活細節,處處體現怪異。北斗村村民描述,王忠是整個福利院最愛乾凈的人,其白襯衫領口永遠是白的,衣服也沒有皺褶,手指甲修得乾乾凈凈。另有說法稱,王忠一天要換8次衣服,“愛乾凈得不正常”,他給人開門後他必洗手。村民透露,王忠擔當看大門的重任,性格很凶,“信不信我削你”是他的口頭禪。村民進養老院時常喊“忠子開門”,他總是罵罵咧咧回應,顯得極不耐煩。
  王忠平常還負責為4名受害者送飯,因為嫌周玉祥(其中一名受害者)臟,案發前幾天,王忠還曾和他發生爭吵。
  當地人稱,由於送進禎祥福利院的院民大多無依無靠,所以他們在院內的遭遇鮮為人知。
  青岡縣勞動鄉北斗村人段鳳有也是本次事件的受害者。北斗村村醫黃靈告訴成都商報記者,段鳳有患腦血栓多年,反應有點慢,身體半身不遂,憑走路靠拐杖,但並非智障人士,“他根本無力反抗。”
  段鳳有虛歲48歲,屬馬,有一個姐姐,兩個哥哥,一個弟弟。因在4兄弟中排名老三,當地人亦稱其段三。
  段三與其二哥段鳳學一度“同火不同財”,即一起搞伙食,但錢財分開,兩人靠名下土地租金生活。他們的外甥孫權告訴成都商報記者,段二和段三曾一起承包過70餘畝土地,每人有近7萬元的年收入,不過,兩人都喜歡抽煙喝酒,花錢無節制,都沒有什麼存款。
  前年年底,年久失修的老房漏雨,段氏兄弟合計,去青岡縣城那些私人開的老年公寓度日。段氏兄弟所寄居的老年公寓並無門牌,鋪面上最顯眼的,是“開業大吉”四字。負責人彭燦(化名)稱,段二通過一個熟人找到這裡,因為身體健康,他在這裡當護工,而段三則需支付每月500元的生活費。有一段時間,段三還酗酒,彭燦對他說,如果想多活幾年,就要禁酒。段三很聽話,果真戒了酒。
  段氏兄弟為了支付老年公寓的費用,以5千元的價格變賣了老房。今年5月,段氏兄弟實在拿出不錢,被老年公寓掃地出門,之後就住在外甥孫權家。孫權說,兩個舅舅在他家住了大約兩周,讓他不堪重負,不得不“求助政府”。
  孫權弄來一輛4輪板車,將三舅推送到附近公路,然後再租車,將其送到了勞動鄉鄉政府。孫權覺得,如果讓鄉政府來聯繫敬老院,程序上會簡單些,申請會更容易通過。
  受害者仍選擇回福利院
  村文書宋永才稱,段鳳有進福利院前,須填寫“農村五保戶集中供養審批表”,該表一式四份,分別送到了縣民政局、縣財政局、鄉政府和福利院。
  勞動鄉民政助理孫友表示,能進福利院的,都是60歲以上、無兒無女、失去生活來源且無法自理的老人,後來段三成功進入福利院,則是“特殊情況”。 他稱,自己只負責申請,至於段鳳有最後送到哪,他表示“不太瞭解”。
  7月初的一天,村醫生黃靈問他:“段三,今天要去福利院,東西都收拾好了沒有?”段三答,收拾得差不多了。黃靈稱,能去福利院,那天段三很高興。事發後,孫權始終沒去縣醫院去探視舅舅。“見到他說什麼好呢?我們心裡都不得勁。”孫權說。
  因到城裡進貨,村民吳廣金曾到青岡縣人民醫院探視過段鳳有。大約1分鐘後,段鳳有才認出來者是誰,並問他“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呢?”吳廣金髮現,段鳳有下身赤裸,隱私處緊纏白色紗布。他說,政府指派的段鳳有的監護人見他們是熟人,就招呼段鳳有吃水果,“顯得很熱情”。段三稱,出院後,他仍選擇回福利院。
  綏化市民政部門認為,鄉村養老機構薄弱,政府資金存在困難,這是全國大部分地區的現實。
  上周五,青岡縣民政局辦公室工作人員向成都商報記者透露,當地已經計劃建造兩棟新的護理大樓,專門照顧有需要的五保戶和低保戶,“這是我們的新變化”。  (原標題:好不容易進了福利院 卻遇上血案)
創作者介紹

升市

rx69rxtg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